光大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强美元的麻烦:部分国家金融风暴一触即发?全球衰退?

发布日期:2022-09-21 11:27    点击次数:114

  观察|强美元的麻烦:部分国家金融风暴一触即发?全球衰退?

  美联储9月议息会议即将召开,市场预计美联储本次加息不少于75个基点。今年以来,美联储累计加息4次共225个基点。随着加息步伐加快,美元走势逐渐变强,今年以来美元指数已上涨超14%。强美元对全球经济产生了哪些影响?

  “历史上看,多数经济体难以脱离美元周期的影响。一旦美联储步入持续加息周期、美元走强,往往对全球经济体,尤其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包括资产、汇率、债务在内的经济金融形势产生持续的影响,可能引发货币、债务、金融甚至经济危机。”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分析师白雪对澎湃新闻表示。

  上周,世界银行报告《伴随着加息,2023年全球经济衰退的风险上升》指出,随着世界多国央行同时加息以应对通胀,可能会在2023年走向全球衰退。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出现一系列金融危机,这些危机将对它们造成持久伤害。

  同时,世界银行报告认为,世界各国央行需要共同努力来应对通胀以期不引发世界经济衰退,但是这需要各国政策制定者采取一致行动。发达经济体应该牢记货币紧缩的跨境溢出效应。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应加强宏观审慎监管,建立外汇储备。

  金融危机

  今年以来,美联储大幅加息下,强美元对国际债务占比较大的发展中经济体和新兴市场造成了一系列金融危机。

  南亚国家斯里兰卡因到期债务无法偿付,基本生活物资无力进口,通货膨胀失去控制陷入“国家破产”。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官网最新消息,IMF和斯里兰卡当局已初步达成相关经济协议,将于48个月内向斯里兰卡提供29亿美元贷款。

  IMF对斯里兰卡的考察团成员Peter Breuer 和 Masahiro Nozaki在声明中表示,斯里兰卡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危机。由于外部缓冲不足和不可持续的公共债务动态,经济脆弱性有所增加。4月的债务延期导致斯里兰卡拖欠外债,而极低的外汇储备阻碍了包括燃料在内的基本物资的进口,进一步阻碍了经济活动。预计斯里兰卡2022年经济将收缩8.7%,通货膨胀率将超过60%。穷人和弱势群体承受的影响尤为严重。

  对于斯里兰卡目前的经济危机,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小雪日前撰文分析称,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以及全球贸易链受阻,以低端制造品出口为支柱的斯里兰卡很快陷入经济萎缩,卢比大幅贬值。尽管2021年斯里兰卡经济开始复苏,GDP增长率达到3.6%,但作为两大外汇收入来源的旅游业和海外劳工汇款都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加之防疫物品进口大幅增加,经常账户赤字持续扩大(相当于GDP的3.8%)。与此同时,随着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国际资本开始从新兴经济体撤出,令斯里兰卡的国际收支形势雪上加霜。

  除了斯里兰卡,欧洲国家塞尔维亚也面临类似问题。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上周塞尔维亚开始和IMF讨论接受财政援助,这个东南欧国家在国际债券市场上面临日益飙升的借贷成本。惠誉国际评级称,塞尔维亚有大约190亿美元外债,预计到2022年底,其外债占GDP的比例将达到33%。

  IMF发言人Gerry Rice上周四表示:“塞尔维亚主管部门已向IMF表示对一项计划感兴趣,我们正在跟进,并与该国政府展开讨论,讨论融资需求和适当的政策回应。”IMF没有提供关于潜在计划的规模或范围的进一步细节,目前塞尔维亚从债券市场举借的成本已经从去年的2%以下上升到接近7%。

  对于目前部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遇到的金融危机,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解释,全球高通胀回归,发达经济体货币追赶式紧缩,利率大幅上行、融资环境收紧,加重了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汇率贬值的压力。据IMF披露,当前60%的低收入国家可能具有债务风险,30%的新兴市场国家已经或者接近发生债务危机。脆弱新兴经济体“经济+债务”双重危机的“风暴”一触即发。

  外汇波动

  强美元不仅对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造成一系列金融危机,还让多国外汇出现大幅波动。

  以日本为例,今年3月以来,在美国加快加息步伐不断加快日本坚守宽松货币政策的分化之下,日元一路贬值。美元兑日元汇率在3月初时徘徊在115左右,到9月初,日元对美元汇率自1998年以来首次失守140大关,并一度下挫突破144关口。

  当地时间9月8日,日本财务省、日本央行、金融厅举行三方会议。日本外汇事务主管、财务省副大臣神田真人表示,对日元的近期走势高度关注,单从基本面来看无法证明近期日元走势是合理的。美元兑日元的历史波动率比去年翻了一番,如果日元进一步走低,不排除任何选项的可能性。

  随着日本政府官员的评论提高了自1998年以来首次进行干预以支撑日元汇率的可能性,日本兑美元的贬值势头有所缓解。然而,高盛策略师Karen Fishman预计,日元跌势可能还没有结束。“我们预计日元短期内有进一步走弱的空间,目前的风险分布指向日元可能跌至更低的水平,而且我们更多在战术上仍然看跌。”

  欧元兑美元也打破20年记录,在9月5日一度跳水跌至99美分以下。不仅如此,强美元下,人民币也两年多以来首度跌破“7”关口。9月15日傍晚,离岸人民币对美元跌破“7”关口;9月16日上午,在岸人民币也跌破“7”关口。

  白雪表示,对于我国来说,今年在海外政策收紧和美元快速升值背景下,也遭遇了一定规模的资本外流以及人民币汇率的两波贬值,但短期来看不会对人民币汇率和资本市场产生实质性影响。

  “国内经济整体处于修复轨道、出口支撑下国际收支维持顺差、人民币兑非美元货币表现偏强,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难以聚焦;加之我国国家资产负债表十分稳健,体现在外债储备充足可控、结构较好,外债负担率等都远低于国际警戒线水平,因此,基本面支撑下,人民币汇率不会脱离美元走势快速下行,汇率因素也不会掣肘我国货币政策的灵活调整。”白雪说。

  重蹈“美元泡沫”覆辙?

  如何看待强美元对全球经济产生的影响?

  管涛认为,这次由美联储货币政策快进快出引发的美元周期转换,不仅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也对其他发达经济体产生了巨大冲击,是当前世界经济前景压倒性偏向下行的重要根源。

  “这暴露了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即美国经济政策难以兼顾内外均衡的特里芬难题。不排除美国有可能重蹈上世纪八十年代上半期美元泡沫之覆辙。当时,美联储高利率反通胀,催生超级美元强周期,才有了1985年广场协议,重启国际汇率政策协调。” 管涛说。

  管涛进一步表示,主要国家政策空间狭窄也会影响当下世界经济复苏。一方面,新兴经济体本身因医疗卫生条件差、宏观经济政策空间小,受疫情打击大,经济复苏整体比较靠后。另一方面,发达经济体的情况也不乐观,经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多轮大水漫灌,其财政货币刺激基本都用到了极致,现在普遍背负高物价、高债务和高资产价格“三座大山”。

  白雪补充表示,未来,高债务国,尤其是短期外债规模较大,汇率贬值幅度较大,国际收支失衡(尤其是大宗商品净进口国)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出现债务违约的风险较大,比如土耳其、阿根廷。但也要看到,同样在强美元下,另一些受益于大宗商品上涨和国际贸易产业链转移的经济体,由于出口增长和国际收支改善,反而增强了其偿债能力,如石油输出国,东盟地区主要国家的债务风险较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