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范伟:不如,我们走慢一点儿丨2021娱乐年度人物

发布日期:2022-03-31 10:38    点击次数:171

“流水的电影,铁打的范伟”,将这话摆在演员范伟面前时,他却满脸谦虚:“是大家抬爱了。”这一年,他交出了大大小小的四个角色。

范伟说,表演就像炖肉,要小火慢熬。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他形容自己是“认真到有点儿笨”的演员,始终坚持着最传统的表演方式。总有人劝他别对自己太狠,但“找捷径”不是范伟的选择。他说,自己的办法尽管“笨”,但有效:“曾经我也试过捷径,也偷过懒,但结果非常不好。表演如果不用心思,思考得少,出来的东西就很扁平、单薄,你把角色想得丰满、准备到位,就能随心所欲地转换新方法。表演绝对不是快餐式的,没有速成。”他将表演与自己的做饭心得相对应,“表演就像炖肉,小火慢熬,越熬越醇。”

新京报:电影《铁道英雄》里的老王、电影《不速来客》中的老李,电视剧《刘老根》里的药匣子和电影《第一炉香》里的司徒协,这些作品都在今年与观众见面,如何评价自己的这一年?

范伟:今年还挺好的,其实今年上映的电影都是这三年间拍摄的,就赶到一块儿了。我每年工作量都差不多,一年拍一到两部片子。有的是主演,有的是配角,没有分摊得那么平均。

在2021年上映的电影《铁道英雄》中,范伟饰演老王。

新京报:你能接受一年拍六七部的频率吗?

范伟:那太忙了,确实接受不了,什么事情太快就变得不从容了。像我这样的演员,说好听点儿叫较真;说不好听点儿,已经没那么在乎曝光了。我也不像别人那么聪明,能一拍拍好几部。任何一个角色都需要很长时间准备,拍太多(作品)就没法准备充分,就我而言,要从从容容地把角色演好。

新京报:那你会回看自己的表演吗?

范伟:我会看,也会留恋好长时间。准备前演员是焦虑的,心里也没底;渐渐有了感觉,会快乐起来、充实起来;拍完后也会对角色有些不舍。我会经常回想,那场戏要是那么演就好了。甚至没定剪前,我也会给导演打电话,看哪些小细节能弥补下。其实每个角色肯定有遗憾,遗憾少可以接受,遗憾多的,就不想看了(笑)。

新京报:你一向不在乎角色大小,那怎样让自己在有限的戏份里出彩?

范伟:不管角色大小,只要你喜欢就能演得好,这份爱很重要。很多角色,别看它小,但它非常完整,你可以找到细节让它充沛、传神。有时,电影里的一个细节胜过千言万语,胜过台词的铺垫,一定要把细节做细腻。我是个挺敏感的人,生活中接触的人、遇到的事会很快刺激到我,会装进我心里。表演时,脑中储存的细节就用得上。

新京报:你是扮演小人物的集大成者,有个说法“小人物最难演”,你赞同吗?

范伟:普通人离大众距离最近,演员稍微有点儿虚假,就会被看出来。如果是离生活比较远的人,大家对他有想象,就不会太去追究细节。所以诠释身边人是不能做半点儿假的,也构成了这类角色表演上的挑战,容易用力过猛,也容易有比较重的表演痕迹。

新京报:你说自己在角色前依旧怕演不好,你是个自信的演员吗?

范伟:不自信,尤其面对新角色时。有时大家说这角色演得挺好,也会觉得自己内心很充实,笃定自己做这份职业是对的,这是自己擅长的;但过阵子接到新角色,又开始紧张,是种周而复始的过程。

新京报:坚持了这么多年,有一刻会觉得表演很疲惫吗?

范伟:大多数时间是乐在其中的,这个过程很有趣,时而紧时而松,80%是快乐的,20%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在塑造角色上的想法分歧,或者是体力上有点儿撑不住了(毕竟也是60岁的人)。但让我不拍戏了,我还是心里痒痒的,有时看到一部好小说、好电影,发现好的角色就会幻想,如果我来演会怎样,在心里会演一遍。

新京报:现在拍戏条件好了,你会怀念以前拍戏时的感觉吗?

范伟:怀念,那时大家特别快乐,开着玩笑就把戏拍了,咱就慢慢磨戏。我过去拍的很多电视剧,比如《马大帅》里的范德彪,都是即兴演的,时间很充裕,演完后回去剪,哪儿多了,哪儿少了,再补,特别有意思。跟现在心态不太一样,没有那么大空间给你,我挺怀念过去那种淳朴的拍戏方式。

电视剧《马大帅》中,范伟诠释了经典角色范德彪。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自己的表演,离你内心的目标还有距离吗?

范伟:我没有具体目标,就单纯地想演好一个又一个的角色。有时大家给出评价,是当时被人物感动了。他们的评价有一定的夸张成分,可能来自于当时对角色的喜爱,我会冷静地看待这些赞誉,自己内心要知道是怎么回事,别因为这些评价飘了,别膨胀了。

新京报:你的电影资源这么好,有想过自己当导演吗?

范伟:我不行(笑),导演不光是操心的事,需要能掌控全局,性格里也需要有凝聚力和领导力。我是单纯爱操心,对自己的角色都操不完心,更何况我的性格就没有那种领导力。

新京报:现在有很多和表演相关的综艺节目,你认为它们有存在的必要吗?演技有评判标准吗?

范伟:表演有好有坏,有娴熟的,有生硬的,有位导演曾说,圆润的表演就是好的,让观众看着舒服。存在是没问题的,可能观众喜欢这种存在,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有这样的节目可以不断发现好演员。但又因为表演性太强,让你两分钟内哭出来,会逼着演员的表演很浮夸,和我们平时的表演不一样。真正的表演有张有弛,这场淡,那场很猛,连起来是个完整的创作,起伏跌宕,抑扬顿挫,如果大家都在几分钟的片段里铆足猛劲儿,容易砸锅。短期内的表演,一般人物是立不住的,就像大家看完了也感受不到这个人到底是谁,对吧?

新京报:近些年你和不少年轻演员有过合作,什么感受?

范伟:先说《断·桥》里的王俊凯,真的很愉快,我知道他和马思纯很早就去拍摄地感受环境,体验生活,学那里的方言,把自己变成当地人,他真的挺认真的,你可能都想象不到王俊凯能够这样。我跟他有一场很重要的高潮戏,他没有一点儿偶像的影子,那场戏他演得特别好,用行话讲是一点儿都不拉松。心理上、形体上,他真的较上了劲。其实年轻演员可能更注重技巧,但他把这个角色装到心里去了,也磨炼了很长时间,演得非常惊艳。

范伟在电影《断·桥》中,与马思纯、王俊凯合作。

马思纯很认真,她不会说虚头巴脑的话,这个姑娘贵在实在。但这种实在导致她非常入戏,好像会把戏里的人物关系和性格带入生活,我记得《断·桥》杀青的时候她跟我抱头痛哭,这是一个非常真的女孩。

新京报:今年演艺行业有很多变化,清朗行动也正在进行,你是否认为做演员需要门槛?好演员应该具有哪些素质?

范伟:一定要有艺德,德行是最起码的,如果这些都没有,做什么演员?失去艺德,必遭祸殃。说心里话,有时听到呼吁演员要守德之类的,我都觉得很可笑,这是最起码的啊!演员,最重要就是真诚、努力。

新京报:想跟当下的年轻演员说些什么?

范伟:我没这个资格,凭我个人的经验也不一定对。但时代快了,我们可以稍微走慢一点儿。这个慢,不是无条件地拖延,是认认真真地在快时代里踏踏实实做好每件事。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新京报:如果你现在是名20岁的演员,身处于当下的影视圈之中,面对诸多的机会和选择,会对自己有怎样的期许?

范伟:我就这种性格,改不了的。20岁,也肯定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演员,不太会走捷径,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笨笨地前行。

【前辈VS晚辈】

黄轩:我曾经在短视频平台看见过一个范伟老师笑场的花絮,我也特别爱笑场,想问范伟老师也喜欢笑场吗?

范伟:我特别爱笑场,而且一笑场就控制不住,完全控制不住啊!(笑)但我们有个共识,就是演员笑场说明他内心比较放松,太紧张可能就笑不出来了,其实笑场是个挺开心愉快的工作过程。

新京报资深记者 周慧晓婉

首席摄影 郭延冰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Powered by 光大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