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别催婚了,95后都开始离婚了

发布日期:2022-08-09 11:45    点击次数:59

本文字数:2822|预计5分钟读完

离婚是一次试错,是重获新生。

来源丨看天下实验室(ID:vistaedulab)

编辑丨武冰聪

多地数据显示,“90后”正成为离婚群体的主力。

 

三十而立,成了三十而离。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网红爱情课”主讲人梁永安认为,“年轻人离婚并不是轻率之举,这甚至可以理解为建立新时代爱情模板时的开创性探索。”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从某种角度说,离婚也是重获新生。结婚见证了爱情,离婚则让人看清自我。

 

1

催婚之下

 

“我也不想当单亲妈妈,但我不想忍了。” 河南商丘的教师周安安说。她一个人带着三岁的女儿,每个月拿着800元抚养费。

 

当年,在父母的催婚下,26岁的周安安踏上相亲之路。连续相了十多个都没成。眼看距离30大关只剩不到一年,周安安备感心累。

 

对婚姻,周安安本人并不着急,但在父母密集的催促下,她也乱了阵脚。

 

遇到嘴甜的前夫,她终于觉得自己坠入爱河,“大龄剩女终于熬出来了”。周安安也曾疑惑,这个认识不到一年的人是否可靠?但她还是被前夫哄着,30岁领证结婚,完成父母多年催促的任务。

 

随着相处时间增加,在前夫多次的欺骗和要钱后,她发现,丈夫网贷,早已负债累累。“他嘴上说16万,后来总有催债电话,我才知道是100多万。”

 

一时间,自己的亲密爱人,变得像个陌生人。

 

从孕期得知丈夫负债,周安安一直纠结要不要离婚,她希望给女儿一个健全的家。让她决心离婚的导火索,是一场家暴。

 

凌晨三四点,一岁四个月的女儿闹夜,周安安忙着哄孩子,丈夫却因不能睡觉而烦躁,争吵爆发了。“他把我推倒,掐脖子,撞我的头。”

 

周安安力气比不过丈夫,又气又怕,天一亮立刻抱着女儿搬走。对方没有挽回。当初催婚的父母,也支持女儿离婚。

 

32岁,周安安告别了这段两年三个月的婚姻,恢复单身。

 

2022版《中国婚姻家庭报告》显示,我国结婚率从2013年的9.9%,逐年下降至2020年的5.8%;离婚率却从2000年的0.96%,上升到2020年的3.1%。

 

“在离婚的统计数字之下,个案是千差万别的。”梁永安说。他认为,部分离婚案例代表着中国社会的进 步。

从‘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的时代走来,更多年轻人在婚姻大事上拥有了自主选择权。”

2

生活方式

 

在微博拥有百万粉丝的离婚诉讼律师梁聪,每年要在全国各地打近百场离婚官司。

“上一代人离婚,大多涉及出轨等实质性问题。多由男方提出离婚诉求。随着女性受教育程度与社会地位提高,年轻人离婚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

 

梁聪发现,不少年轻客户在陈述离婚理由时都提到,“伴侣沉迷游戏,拒绝分担家务”。即使没有“原则性问题”,鸡毛蒜皮的小事堆积起来,也能成为压垮婚姻的稻草。

 

时代发展与性别平权,影响着年轻人的婚姻选择。

“现在社会不一样了,越来越少女性愿意和一个既不参与家庭事务,也提供不了情绪价值的人将就下去。”

 

离婚前,“丧偶式育儿”就已经是周安安的生活模式。前夫不愿留在本地找工作,一心想去外地创业,周安安自己承担产检和哺乳期的花销,一个人应付家庭生活的烦恼。

 

离婚后,周安安申请破格把两岁多的女儿带到学校的幼儿园临时托管,自己没课时再抱回来照 顾。

 

父母身体不好,日常独自带娃。周安安有过数不清的崩溃时刻。孩子感染轮状病毒,腹泻呕吐加发烧,晚上八九点,她一个人抱着孩子看急诊。

 

身处小城市,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周安安难免听到亲友和邻居的议论,但她对自己的选择不后悔。

 

她想着,“再攒点钱,买套房,或趁着学校放暑假,带女儿去云南旅居”。这些曾经指望两个人实现的,她一个人也可以。

 

 

3

没经历爱情

 

2021年,高分综艺《再见爱人》把离婚话题搬上台面,导演发现,“很多男性都觉得婚姻没有问题,女性却都很清楚问题在哪里”。

 

刚满30岁的向光明对这个说法不太服气。作为三十而离、闪婚闪离的典型,他很清楚自己的婚姻出现了什么问题。

 

小到鱼片粥该不该加青菜,大到与亲戚的相处方式,他和前妻总能吵起来,连带着双方父母也进入“交战区”。两人从生活方式到三观上存在各种不合。

 

从2020年7月领证,到2022年5月离婚,这段婚姻持续了不到两年。二人请律师拟协议,经过一个月的离婚冷静期,还是离了。

 

28岁时,向光明在深圳做程序员,周末回广州看爸妈,顺便相亲。

阿姨介绍的女孩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但二人相处时间太短了,从认识到结婚一共七个月,只有周末见面,根本来不及磨合生活习惯,就在长辈撮合下步入了婚姻。

 

梁永安认为,相亲闪婚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爱情”。

 

“谈恋爱都是半路出家,对于一个人的了解也是碎片化的,因为心里一喜结了婚,也很可能在遇到困境时,快速被绝望情绪打败,选择离婚。”

 

困境击碎了向光明的婚姻。妻子孕期因病手术住院,向光明请不下假来,边上班边陪床。他熬着大夜,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帮术后的妻子翻身、喂水。

 

孕期手术,妻子经历着身心双重煎熬。丈夫一声不耐烦的叹气,让她所有委屈和恐惧涌上心头,情绪大爆发。回忆当时的场景,向光明也有点后悔:“当时我能更耐心点就好了。”

 

来不及等孩子出生,二人就带着律师奔赴民政 局。

 

闪离之后,向光明和前妻共同承担育儿责任。二人不存在其他财产分割的矛盾,却在抚养费上经历了几波拉锯战。一般抚养费是按月收入的20%-30%给付,但前妻要求更多。

 

律师拟定的协议让二人就抚养费金额达成了一致,而气没消的前妻一家却坚持不让向光明看孩子。采访时,前妻预产期已过了一个月,向光明始终没能打听到孩子是男是女。

 

 

4

再出发

 

28岁,身处小城市,因为担心成为“剩女”,苗苗选择与帅气的相亲对象闪婚。婚前半年的短暂相处,男方给她留下了“片段式的好印象”。

 

“领完结婚证,我就感觉自己有点冲动。”

 

结婚时,苗苗平均月收入超过两万,前夫领着1800的基本工资,酷爱吃喝玩乐。两个月的蜜月期之后,矛盾显现。

男方开始谎话连篇,甚至强迫苗苗要孩子。在苗苗的坚持下,她做了人流手术,双方维持婚姻关系四个月后离婚。没有爱情,苗苗不想当“精准扶贫的生育机器”。

 

“结婚要慢,离婚要快”是网上热烈讨论的话题。梁聪用“不幸中的万幸”形容年轻人的“闪离”。

他介绍,离婚律师接案子,先从三个方面了解情况:双方感情出现了什么问题?是否需要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双方的共同财产与债务如何?步入婚姻的时间越短,当事人的财产债务困扰就越小,正所谓及时止损。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一人户家庭已经超过1.25亿户。

 

“人在焦虑时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苗苗说。如果有机会,她很想告诉四年前的自己,“努力搞事业,提升自己,发奋赚钱比急着嫁人更可靠”。

 

在国企工作的苗苗,业余经营自媒体,离婚之后,她养了一只猫。

苗苗觉得单身生活也挺充实。“最开心的是房子升值后卖出了,加上自媒体运营效果不错,比起四年前刚结婚的时候,我的资产翻了6倍。” 

 

比起曾经的恨嫁心态,事业有成的苗苗,寻找爱情时也更从容。

 

爱情有千百种样态,经营婚姻更是不易。对年轻人来说,离婚并不是人生悲剧,这只是一次试错,他们更愿称之为寻找自我与爱情的再出发。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子明、周安安、向光明、苗苗均为化名)

 

嗨,欢迎关注看天下实验室!《看天下》杂志原创出品。人的一生都在成长,一起去过有趣而丰盈的人生。






Powered by 光大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